华业资本以“萝卜章”助推百亿关联交易 市值

  向金融领域转型的第五年,华业资本(600240.SH)在去地产化的路上跌入了资本深坑。

  华业资本日前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投资101.89亿元应收账款的转让方恒韵医药或涉嫌伪造印章,存在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上述应收账款将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百亿萝卜章事件还在发酵。公司债券评级下调,融资或将受限。二级市场上,股价7跌停,市值蒸发50亿元。

  受股价大幅下跌影响,质押所持公司100%股权的控股股东正面临着被强制平仓,公司易主风险已经来临。同时,债权银行、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纷纷追债,公司的融资受限似成必然。

  华业资本前身是服装企业仕奇实业,2002年,周文焕斥资2.70亿元受让了29%股权,随着系列资本运作实施,服装企业彻底转型为地产公司。然而,在地产进入白银时代之际,周文焕“领先”一步推动公司去地产化,拓展医疗和金融投资业务。

  遗憾的是,通过系列收购,公司在转型路上取得的投资收益日益见长,然而,看似初获成效之时,不想已经埋雷。

  备受关注的是,华业资本资产收购交易对方、公司二股东李仕林目前处于失联状态,其所持股权也全被质押,且于近日被司法冻结。

  上周,针对如何度过公司此次危机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华业资本发去了采访函,截至本报截稿时止,未收到回复。

  今年9月25日晚,华业资本公告称,其公司子公司西藏华烁通过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并触发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截至9月25日,该笔应收账款业务累计出现逾期未回款的金额为8.88亿元,占2017年底公司净资产的13.06%。

  次日晚,公司披露上述事项进展,称公司债务追偿小组委派律师对债务人进行了现场走访,向债务人的相关部门出示了恒韵医药与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及债务人出具的《确认回执》,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债权转让协议》中列示的债务,称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的,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

  华业资本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其中自有资金直接购买规模27.25亿元,其余均加了杠杆。具体为,华业资本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与劣后级金融产品规模为37.17亿元,其他金融机构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与劣后级金融产品规模为37.46亿元,西藏华烁为优先级提供差额补足,华业资本则为西藏华烁的差额补足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如果应收账款无法按期回款,西藏华烁将被要求履行差额补足义务,华业资本也将面临无法偿还到期债务的风险。

  这一萝卜章事件是华业资本开展金融投资业务里的应收账款债权投资业务。在这一业务中,华业资本出资认购上述产品劣后级份额,为优先级份额提供本金及收益的保障,形成2—4倍的杠杆。产品成立后,受让恒韵医药对医院的应收账款,医院按约定期限回款。

  上述萝卜章事件是公司与第二大股东李仕林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公开资料显示,恒韵医药由李仕林控制。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7月,李仕林已经债务缠身。今年7月31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自然人周歆焱申请对李仕林、华业资本全资子公司捷尔医疗及另外3位对象实施诉前财产保全,总金额1亿元,这一请求获得法院批准。

  令人意外的是,华业资本不仅未对此进行披露,反而在8月21日、8月23日、9月5日连续与恒韵医药继续做应收账款投资交易。

  华业资本前身是仕奇实业,一家服装企业。2002年,周文焕通过股权受让及资产注入等途径,完成了借壳,公司更名为华业地产,主营地产业务。

  随着地产告别黄金十年,房企转型潮起。自2014年始,华业地产筹划转型,除了地产业务外,公司积极拓展医疗投资和金融投资业务,并将公司更名为华业资本。

  华业资本的转型主要是通过并购实施。2015年初,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支付现金2.15亿元收购捷尔医疗100%股权,交易对手正是李仕林。当时,华业资本表示,将以捷尔医疗为平台,通过与重庆医科大学的深入合作,建立大型综合性医院,逐步打造成涵盖医疗健康全产业链的企业。此后,捷尔医疗成为华业资本医疗板块重要收入来源。

  除了控制捷尔医疗外,李仕林还控制了包括恒韵医药在内的9家医药及金融租赁企业。

  2016年8月,通过受让华保宏实业股权,李仕林通过满垚医疗、玖威医疗、禄垚医疗持有华业资本15.33%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不过,李仕林转手就将这些股权质押给了工银瑞信和英大信托,质押期限为5年。

  借助李仕林华业资本实现了其向医疗投资及金融投资的转型计划。这期间,除了收购李仕林的捷尔医疗外,华业资本还开始收购恒韵医药对三甲医院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

  一投资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医疗机构的应收账款被投资界视作优质资产,毕竟医疗机构收入及盈利能力较为稳定,因此,很多投资机构都愿意涉足这一领域。

  事实也是如此。华业资本财报显示,2017年,公司债权投资业务确认投资收益6.15亿元,占当年9.98亿元净利润的61.62%。今年上半年,公司债权投资业务已经实现投资收益4.15亿元,占净利润42.3%。其中,应收账款投资业务确认的收益为5.04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51.43%。

  萝卜章事件爆发后,直接波及二级市场上股价连续7天跌停,股价从6.74元跌至10月12日的3.23元,累计跌幅为52.08%。同期,公司市值蒸发了5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华业发展持有公司3.34亿股,占总股本的23.44%。10月9日,华业资本控股股东华业发展补充质押1055.50万股,至此,其所持股权全部被质押。

  10月11日晚,华业资本公告称,华业发展所质押股权已触及平仓线,国元证券已按照协议约定,启动违约处置,准备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处置华业发展质押的公司股票。若上述股份被处置,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化。

  公司二股东李仕林所持的股权也全部被质押,目前,已被法院全部冻结及轮候冻结。

  此外,受上述萝卜章事件影响,债权机构已开始追债。民生银行最先作出反应,已于10月9日向法院起诉,要求华业资本立即偿还该行借款本金合计5.98亿元,并对华业资本抵押给民生银行的土地、房屋、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与此同时,联合信用下调了华业资本债券评级,由AA级下调至BBB-级,并继续将华业资本主体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股价大幅下跌、公司面临易主、银行追债、评级下调等多重负面因素叠加影响下,华业资本的财务压力空前。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华业资本总资产为198.7亿元,净资产为77.8亿元,有息债务约75.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20.2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0.10亿元。年内到期债务30.35亿元,而公司货币资金仅有8.31亿元,扣除已用于担保、受到其他使用限制的3.88亿元,实际可用资金仅有4.42亿元。即便不考虑银行追债等因素,公司也面临着至少有25亿元的偿债资金缺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5号鄂新网备1005-0001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B2-20090118鄂ICP备13008093号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湖北知音传媒股份公司院内 网站邮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