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业资本100亿萝卜章后续:两董事蹊跷失联

  10月24日,深陷“百亿萝卜章骗局”泥潭的华业资本公告称,因发生应收账款事件,导致公司经营出现困难。为减少成本支出,董事会决定将公司高管及其他主要负责人停薪12个月。同时,参会的公司内部董事亦自愿停薪一年。两者加起来共涉及10名人员,合计税前年薪967.5万元。

  这是份颇具争议的公告。一方面,相较于上市公司100亿元应收账款黑洞,上述1000万元开支无异于杯水车薪;同时,多名高管集体停薪在A股极为罕见。有分析认为,目前公司已经陷入困境,高管宁愿停薪一年也不离职,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

  更蹊跷的是,根据公告,上述停薪决定是在10月24日公司七届二十次董事会会议作出的。该会议由董事长徐红主持,应出席董事9人,实际出席7人,“公司董事孙涛、刘荣华因未能取得联系缺席本次会议”。

  此前不久,华业资本二股东、重庆籍女商人李仕林已经失联,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文焕则因“身体原因暂时无法回国”。如果加上此次未取得联系的董事孙涛、刘荣华,华业资本至少已有三名核心成员失联,他们去了哪里?

  华业资本原名“华业地产”,于2003年借壳上市。公司主业为房地产开发,近几年发展一直稳定。但2014年底以来,华业资本开始进军医疗金融领域,折价受让关联企业所持有的重庆地区三甲医院应收账款,此举使公司信用风险急剧放大。

  根据公告,华业资本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占总资产51%,全部为从关联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恒韵医药”)受让取得。

  时间财经梳理发现,恒韵医药实际控制人为华业资本第二大股东李仕林。李仕林在重庆从事医药销售近20年,建立有稳定的供应和销售渠道。

  另外两名失联董事刘荣华、孙涛则分别担任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捷尔医疗”)经理、副总经理职务。2015年6月,华业资本斥资21.5亿元收购了该公司100%股权。同年10月,刘荣华、孙涛出任华业资本董事。

  根据公开履历,刘荣华1972年出生,曾任重庆万友会计师事务所经理;孙涛1973年出生,兼任李仕林旗下中国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董事,二人均与李仕林有诸多交集。自2017年8月以来,重庆医疗系统掀起反腐风暴,部分业内人士猜测此三人失联或与此有关。

  关于李仕林、刘荣华、孙涛实际去向,时间财经多次致电华业资本进行求证,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告诉时间财经,如经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协商一致,公司可以对劳动者薪水做出调整,因而高管降薪并不触及劳动法。

  华业资本传统主业是房地产开发销售,项目主要集中在北京、深圳、大连等区域,近期核心项目包括北京通州东方玫瑰及深圳龙华二期等。

  2015年,华业资本收购捷尔医疗100%股权进入医疗领域,之后房地产开发规模有所下降。捷尔医疗主要业务包括药品、医疗器械、设备等的销售配送及医疗服务两大业务、捷尔医疗以李仕林为核心的经营团队在重庆从业超过15年,建立了相对稳定的供应和销售渠道。

  捷尔医疗主要客户包括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及重庆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下称“重医三院”)等。其中,捷尔医疗以15亿元的资产和现金作为投入,占重医三院产权和权益的75%,剩下25%由重庆医科大学享有。

  根据年报,华业资本2017年实现营收38.61亿元,同比下降25.78%,归母净利润为9.98亿元,同比下降18.08%。其中,全资子公司捷尔医疗实现净利润3.07亿元,同比增长35.84%,成为重要利润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华业资本与重庆医科大学合作经营的混合所有制医院重医三院去年营收突破5亿元,而2016年开业当年仅1.5亿元。据重庆市纪委监委消息,今年5月13日,重庆医科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雷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截至目前,尚无法确定重医三院是否会受此牵连。

  数据显示,2017年华业资本商品房销售、医疗收入占比分别为75%、23%。由于公司业务转型,房地产板块持续收缩。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公司实现合同销售金额5.7亿元,同比下降70%。公司存量地产项目均已销售完毕,进入收入确认阶段,上半年无新开工项目。

  2015年1月,华业资本设立全资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华烁”),注册资本5000万元,意图发展医疗金融业务。

  具体而言,由于医疗机构近些年快速扩张,导致资金紧张,应收账款周期一般较长,重庆大部分公立医院都面临这一问题。基于此,华业资本大量折价收购三甲医院供应商的应收账款,等到期后从医院收取资金,或以资产证券化形式出售给金融机构。

  从交易情况来看,西藏华烁的收购价款大约在应收账款债券的8折,应收账款账期一般在9-15个月,预计该项业务净利润率在8%-10%。

  2016年7月,华业资本子公司北京国锐民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锐民合”)与西藏华烁认购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下称“景太龙城”)的份额,该合伙企业主要用于投资受让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债权。

  此次出事即与景太龙城有关。9月25日,西藏华烁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触发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即医院未偿还部分优先级本金,由劣后级持有者西藏华烁进行差额补足。

  9月28日,公司发布公告显示,由于应收账款最终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均否认存在《债券转让协议》中列示的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确认相关债务并不真实,公司可能面临应收账款全部或部分无法回收的风险,合计金额超过100亿元。

  中金公司认为,截至目前,华业资本已无存量地产项目可售,而医疗板块现金流产生能力一般,金融投资板块变现不佳,未来现金流或更吃紧。跨行业转型和大规模收购容易导致经营不确定性上升,加速民营企业信用资质恶化。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告诉时间财经,若恒韵医药“萝卜章”一事坐实,使用假公章实行诈骗的人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另外负责这笔业务的上市公司人员如因其失职、没有起到谨慎勤勉义务的,也需要担负相应的赔偿责任,医院无须担责。

  华业资本最新公告显示,董事孙涛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2018年10月19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时间财经胡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