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期货上市十年:总体向好 年度成交量连续五

  今年,适逢我国黄金期货上市十周年。在日前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国际黄金大会上,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上期所”)理事长姜岩表示,黄金期货作为中国期货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08年1月正式挂牌交易,十年来总体运行平稳。

  据统计,2017年,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合约累计成交量3.90万吨,上海黄金交易所全年黄金品种累计成交量达到5.43万吨。同时,去年中国黄金产量达到426.14吨,黄金消费量达到1089.07吨。我国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第一大黄金生产国、第一大黄金加工国、第一大黄金消费国、第一大黄金进口国,同时,我国有世界最大的实物黄金交易所。相关统计显示,自2013年起,我国黄金期货年度成交量连续五年位居全球第二,成为全球最大的贵金属期货品种之一。

  姜岩表示,黄金期货上市十年来,市场运行平稳,投资者结构不断优化,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的功能逐步发挥,黄金期货在优化黄金价格形成机制的同时,为黄金企业提供了有效的风险管理手段。

  中银国际期货贵金属分析师肖银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我国黄金期货在过去十年中,其广度与深度都有迅猛发展。黄金期货的上市令我国的黄金市场由一个市场变成了多个市场组成的市场体系,同时,由于金融类的交易量远远大于实物的交易量,黄金市场实现了由商品市场向金融市场的转变。“中国已经从全球黄金产业的追随者成长为领军者,对全球黄金产业、黄金市场发展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黄金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不仅是消费和投资需求日益增加,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服务人民币国际化。”肖银莉指出,黄金不仅能影响国际收支,还影响汇率水平,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黄金是其货币背后的信用支撑,也是抵御本国货币崩溃前的最后保障。“短期方面,中国充足的黄金储备可以用来稳定人民币汇率、维护经济平稳运行、规避全球性金融风险;长期方面,充足的黄金储备可以为人民币的国际化作最强的背书。”

  数据显示,上周五美国黄金期货报收于1222.1美元/盎司,跌9.7 美元/盎司,跌幅0.79%。国内方面,上期所黄金主力合约1806开盘报271.65元/克,最高价为272.10元/克,最低价为271.30 元/克,收盘价为271.50 元/克,较上个交易日跌0.15 元/克,跌幅0.06%。同时,成交量减少至8.9 万手,持仓量减少5532 至33.1 万手。对此,肖银莉表示,黄金价格自4月份始已连续四个月收跌,跌幅累计达近10%。同时,在7月中旬金价跌穿了2015年12月3日以来的长期上升趋势线,为两年半来首次,而这一现象被市场视为全面下跌的信号。“此轮下跌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元基本面整体走强,同时叠加实物黄金需求萎靡不振。后市来看,在美联储加速升息、美元整体走强、实物需求低迷的背景下,黄金要上涨是非常困难的。”肖银莉指出,“目前黄金价格已接近底部,反弹压力较大,未来有可能再次下探至1200美元/盎司的水平。金价要到明年才会有明显上涨。”

  同时,也指出,在欧元承压下行,美元获得支撑的利空影响下,随着美元指数回升,外盘黄金持续下行;内盘方面,受人民币贬值影响,黄金跌至前期强支撑位后有所反弹,但并未突破宽幅震荡空间。“随着美国经济数据表现强劲,美联储加息预期获得支撑,加之其他各国由于自身经济增速放缓等原因选择暂不加息,美国与其他国家间利差继续增大。”该研报指出,在美元维持强势、基本面不变的前提下,黄金将继续承压并低位震荡。

  日前,世界黄金协会公布了南非5月的黄金产量,维持跌势且跌幅达到16%,产量较之1970年的1000吨峰值下降至145吨,跌幅高达85%。同时,9月往往是黄金价格的高企月份,金价在8月、11月,尤其是9月趋于上涨。该协会指出,随着亚洲黄金需求高峰期的临近,需求或现回暖迹象,但南非黄金产量在长期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市场黄金供给短缺的加剧,可能会推升金价。

  肖银莉指出,在投资方面,鉴于黄金低位震荡的走势,不建议投资者过多参与趋势投资,可更多关注一些套利投资机会。比如,利用人民币贬值预期,投资者可以实施买入上期所黄金期货、卖出纽约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的内外盘套利策略,来获取高于人民币贬值幅度的利润;同时,可以尝试逢高做空金银比率,建议从当前的80附近做空到65附近,建立卖出黄金期货,同时买入白银期货的跨品种套利组合获取收益。“由于近期人民币贬值趋势明显,国内黄金市场较国外市场跌幅大大缩窄。人民币汇率的涨跌中和了国际金价的波动,令国内黄金市场的投机性大为减弱,所以参与趋势行情可能会遭遇‘国外金市涨跌热闹非凡,国内纹丝不动’的尴尬局面。”肖银莉表示。

  中信期货研报则表示,贵金属后市会震荡偏强,建议进行偏多操作。在美欧关系缓和、黄金需求旺季来临的背景下,叠加特朗普对加息表示担忧、美国经济前景受到贸易保护主义影响,远期经济不确定性增强等因素,较为利好贵金属。不过,仍需警惕欧央行提前结束量化宽松,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风险,及美国就业及通胀大幅改善,美联储释放持续加息预期的下行风险。

相关阅读